厌世的过气词人

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莱斯特小姐
我觉得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当我们谈起无名城时都会想起什么①

【伯爵海朝】

“欢迎回来captain!”海朝伯爵握住来人的手,这是他产下商船的船长,此番归来带回的来自东方瓷器与丝绸能为他带来一比不小的财富。

“劳烦您费心迎接My load,在下荣幸之至。”船长卸下佩刀拉住海朝伯爵的手轻轻印上一吻以示忠诚。

“既然回来就赶紧歇歇,这一趟你去得可够久的,无名城都大变样了。”海朝举着手杖扫了一圈示意,然后侧身向船长抬了下帽子,“我这里还有些公文要批阅,就此别过。”他转身拄着杖缓步远离,船长躬身直到他身影完全消失在余光中。

海朝坐进马车,手杖敲敲车棚,等过半晌车子也丝毫不动。“车夫,走了。”他拉开窗子探出头也看不到发生了什么,正想下车却被人拉住。海朝伯爵感觉好像有蚂蚁爬过了自己的脊椎,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是谁敢在他的领地截他的马车?

可惜还没等伯爵先生想出来人是谁什么意图该用什么把柄进行谈判时,他已经被那人一榔头砸了头,之所以是榔头是因为正好在他英俊的头上砸出一个圆形的坑,而他只看到那个犯人一头金发。

真是的金头发的人不是到处都有吗……

比如眼前这位,哦不,应该是我眼花了。

海朝伯爵揉着自己的头,看着膝上还带着水珠的亚麻色长发和头发遮掩下的蓝色鱼尾。

哦,我的上帝……您这是让我看到了什么?

海朝伯爵在心里划了个十字。

“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你已经昏迷两天了!”这个不知是人是鱼,肯定不存在于圣经记载中的生物竟然和我说着流利的英语?

海朝注视她深蓝色瞳孔,看中间自己缩小的倒影,他捂住心脏。

真是一双吸引人心妖精应有的眼睛……

“你是人鱼?”那个传闻会在暴风雨前唱歌引诱船员的那种野史记载的海妖?当然他没敢说出后面这句话,“是你救了我?”

人鱼冰冷潮湿的手捧住他的脸,目光不移看着他,海朝被看的心慌,他有些害怕,拄着胳膊想向后——直觉告诉他,他会沉迷在这双溺死过多少男人的眼睛里。可是像是被吸引一样,他做不到,他不仅想要靠近她,抚摸她,还要吻上她的脖颈和锁骨间令人疯狂的,留住了些许海水的低洼。

他右手又抓紧左胸前的衣服,那里再下三寸即是心脏,现在它跳动的比以往更热烈,更快。

我怎么了?他这么反省自己,眼睛却离不开那抹蓝。

“是的,先生。”人鱼说,用无数传说里描写过的磁性的穿透心脏的声音,海朝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你救了我。”他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发抖,“我理所应该给予你,你应得的回报。”他想他应该用什么东西许诺了。

人鱼指指他右手下咚咚直蹦的心脏。

“遵从你的心。”

她说。

“我听见精灵在耳语,说又有一对爱侣终成眷属。”他们离得这样近,以至于海朝看不见人鱼说这话时的表情,他只看到了地中海中自己的倒影。

“我知道了,等着我,我一定会来娶你。”有个人鱼妻子似乎也不错。

“那我便等着了,先生。”人鱼爬到礁石上看着他,“还是这里,下周的今天,我等你。”

海朝看着她跳进海里,自己浑浑噩噩不知道兜转到哪里,被巡逻的警卫队发现。

“找到伯爵大人了!”

“快去通报约翰先生!”

周围乱成一窝蚂蚁,各种喧闹声音充斥海朝伯爵耳里,他表情木然,像是仍未从睡梦中醒来。他坐在巡逻兵准备的椅子上,看着人们在周围走动,一动不动,然后一个声音冲进脑中撕裂他的美梦。

“哦!My load您没事真是太好了。”

老仆躬下腰,海朝赶紧扶起他,老执事是看着他长大的,如何说也是长辈了。

“约翰,我有一件事希望你马上去办。”

“是什么?老爷。”

“一场婚礼。”

约翰先生推推鼻梁的单片眼镜:“对方是哪家的小姐?”

“是西口岸边的一条人鱼。”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