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世的过气词人

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莱斯特小姐
我觉得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安雷写文马甲

负面情绪的宣泄,不用看,不要看

啊我就占个tag讲个故事
戏子只在台上演,你又何必在台下嬉笑他无情。
戏演多了,就变成习惯了;假话说多了,就变成事实了。
我给你温暖的笑,不代表我心里很温暖。
难过只会温和微笑告诉你什么都没发生的人,才是真正温柔的人,只因他不愿把你牵扯进是非里。
他也是真正残忍的人,明明知道事情的真相,却用生命隐瞒了一辈子。
你喜欢负面情绪吗?我的回答是不一定。心情好时,看到这些会很不爽。啊!与其说是不爽,不如是责怪,责怪他人为什么破坏别人的好心情。但是我不会表达,我只会安慰他,不厌其烦,给他一个“无论发生什么都有我在没关系”的笑,然后心情也一同低沉下去。
心情不好的时候呢,看到了这些我会笑。啊——你们的这些和我比起来又算得上什么啊,不过是哗众取宠,想让别人安慰你们罢了,寻求安慰嘛,谁不会啊。可是我会这么做吗?
有的时候问自己,你为什么会坐在这里。
我回答,因为我还活着。
那你为什么活着。
——因为我的母亲赋予了我生命
她为什么会赋予你生命。
——因为我的外婆
你的外婆怎么了。
——她说,生出来的孩子,我给你养。
可是我见你的身边并没有这个人。
——嗯,的确。
她去哪里了。
——她死了。
死了。为什么。
——她疯了。
啊,这样啊。死因呢。
——卧轨,自杀。
这可真是遗憾,让我为这位夫人默哀一分钟吧。
——出自真心?
当然。
——为素不相识的人出自真心默哀,你还真是慈悲。
不错的嘲讽之词,不过在生命面前沉重这不是应该的吗?
——这倒是,不过至今为止我都有点心惊胆战啊。
怎么了。
——你可进过精神病院。
并不曾。
——哪你真的没见过他们发疯时的样子,这样的话在你听起来似乎有些沾沾自喜,我还是撤回好了。
有些东西是收不回来的。
——嗯,不过我想说的是我并没有进过精神病院,我的外婆知道死前一天都好好在我家呆着,好吧,其实并不好。我每天都在担惊受怕,小心再小心,生怕惹她不快。因为她发疯的时候真的会弄死我。
这还真是不幸
——其实我很怕听到这句话,不幸什么的完全感觉不到,有的只是安全了一口气松下来的解脱感。
你可真是无情。
——你这句话可是发自真心?或者只不过想到,我可能是想听到这句话,所以才会说出来?
……两者都有,倾向于后者。
——说实在,我很满意你的答案。其实人这种东西从生出来不就是在迎合他人吗?或者说人只不过为了迎合他人的工具。母亲为了迎合父亲和父亲的家族所以剩下了孩子,并且教导孩子去迎合他的父亲,长大了再由父亲教导如何迎合他人。人生出人却是为了迎合人,这样就变成了恶性循环,可悲吗?可笑吗?但是你既不能悲伤又不能嬉笑,因为你就是一个“人”。从一个受精卵不断复制,变成一块恶心的肉,再从一块肉长出手脚,变成被人称为人(怪)类(物)的东西,这就是你,这也是我,还有正在阅读这篇对话的屏幕前的人。
……所以呢
——我不甘继续这种恶心的人生,使用这么恶心的身体,企图用衣架自杀。我把铁丝衣架拉成四边形但是我忘记了衣架铁丝的两头是缠在一起的,并不结实,我直接摔倒了地上,在踢到脚下凳子的时候。并且脖子青紫,一个假期都不能说话。就连咀嚼食物的时候都是揪心的疼。
……所以呢。
——这让我得到了一个结论,上吊如果用铁衣架,请使用结实牢固的,否则失败的后果很痛苦。
你真是不吸取教训。
——这不就是我吗。
那个衣架呢。
——挂在我的衣柜里。
为什么。
——每天晚上我都会看一眼,这会提醒我一件事。
什么。
——再忍一天吧。

再忍一天吧,即使我的世界已经没有了光,不,有一束光,他照在我的身上。我看不到其他地方,我的周围只有无尽的黑暗,只有我在光的下面。我的身后有什么?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我不知道,却一直在颤抖,一根绳子在我面前,他绑成一个圈,正适合我的头套进去,但是我却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了。
看着那条绳子,我把脸埋在膝盖里。
再忍一天吧……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