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世的过气词人

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莱斯特小姐
我觉得
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还是冬天的时候,朋友拉着我到江边吹风。哈尔滨的冬天真冷啊,连呼吸都要小心被冻住,江岸的风不大,他拉我到桥上走。其实那桥并不是为了行人而建的,它是为火车而搭建的桥,人只有很窄的地方可以通行,且桥上铺的还是木板(可能我记错了)。手已经冻得没有知觉了,拍照的时候按了好多次都没有按到拍照键(觉得自己宛如一个智障)那时候朋友突然说:“啊,我居然在哈尔滨看江雪,江雪左文字(这家伙是一个刀婶)。”然后公车坐过了站,在终点站又坐回了家。

评论